(报春花)去长白山看瀑布

长白瀑布从68米高的悬崖峭壁上摔下来,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。抬眼望去,一条白练飘飘而下,似云,似雾,似雨。

初见长白瀑布,是在1998年6月。我同一群驴友在瀑布下观赏,有人提出,要是爬到顶上往下看,效果会更好。一位卖鸡蛋的老奶奶说,要想到瀑布顶上,就得爬南山的北坡,从那还能走到天池边上呢。

老奶奶看我们真的要爬,赶紧阻拦说,那条路很危险,等修好了再爬吧!我们一行十几个人,仗着年轻力壮,不顾老奶奶的劝阻,爬了上去。

山坡上已经开始铺设台阶。沿台阶走到半山腰,峭壁上出现一凹形缺口,像人工凿出的栈道,一行人沿栈道继续向前。

崖壁上出现3个大字:“黑风口”。正当大家不解其意的时候,突然刮起了五六级大风。狂风犹如一头怪兽,上下翻卷,迎面扑来,似乎要将游人掀入谷底。遇到这样的大风阻拦,再仰头望望刀削似的悬崖、低头看看幽灵般的峡谷,几个年龄较大的人望而却步了。

我同七八个年轻人犹豫再三,还是钻进了风口。眼前出现一条钢铁长廊,是景区为了保护游人的安全而修建的。长廊用胳膊粗的角钢做立柱,用手指粗的钢筋织成网,以防御从山顶上飞下来的石头。

风丝毫没有减弱,吹到长廊上,发出“呜呜”的怪叫,像一群野狼在嚎,听了毛骨悚然。不时有碎石从山顶上吹下来,砸在防护网上,发出清脆的“咔咔”声。尽管风在吼、石在落,走在长廊里,有了防护网做保障,心里反倒安稳了许多。

走出长廊,风渐渐小了,眼前是一片平坦的河谷地带。河谷里,一条小河曲曲弯弯,轻歌曼舞,缓缓地流淌,这就是发源于天池的乘槎河。虽然已是六月天,但两岸仍然覆盖着皑皑的白雪。远处一公里的地方就是天池。大家踏着没脚的积雪,一溜小跑到了天池边。

天池在山顶上俯视呈蓝色,走到近前却是灰白色。水里看不见一条鱼、一尾虾、一株水生植物。周围静极了,除了“呼呼”的风,再没有一丝声响。湖面看起来波平浪静,而出水口却暗流涌动,不断地向外溢出。

面对渴望已久的天池,一些人拍照的拍照,戏水的戏水。还有人捡起石头丢进湖里,留下不同的思念。

沿着乘槎河往回走,便到了长白瀑布的顶端。朝下看,飞流直下的景观不见了,惊天动地的涛声减小了。只见一朵白云从脚底下飞了出去,飞向那幽深的峡谷,飞向那黑黢黢的土地,飞向那郁郁葱葱的林海。

也许是该看的都看了,也许是在雪地上呆久了,那些着半袖衫、穿短裤、穿裙子的人开始上牙打下牙,浑身瑟瑟发抖。此时没有人提议,都赶紧朝山下跑。到了山下,胳膊、腿已冻得发红、发紫。

长白瀑布一出生就惊天动地,注定了她一生的神奇。她飞下悬崖,在大山里时而盘旋,时而跳跃,时而怒吼,就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,桀骜不驯,无拘无束。当她进入松嫩平原时,视野宽了,天地广了,便以博大的胸襟包容众多支流,成为仅次于长江、黄河的第三条大江——松花江。

长白瀑布从天地间走来,清澈而纯洁,飘逸而酣畅,豪放而洒脱,使古老的大山灵动起来。

长白瀑布以她英俊的身姿,引来了天南地北的游人,点燃了当地人致富的希望之火,书写了兴旺发达的新篇章,美哉、快哉!

长白瀑布,醉美了大山,醉美了北国,醉美了我的心田。

刘中华

About Author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